Articles

仙境元阳

In 我的回忆在旅行 on 2011年05月5日 by Lanzi

旅行时间:2011年3月2日-13日
点击这里浏览全部元阳照片>>

 

结束了滇西腾冲的行程,一早飞机回昆明,紧接着马不停蹄地坐车赶往此次云南之行的第二站——元阳。

元阳地处红河州哀牢山脉南段的偏远山区,我们从昆明直接包车过去,也足足花了将近9个小时。司机是多依树阳光客栈老板的朋友,没想到他也是第一次去,因为路不熟,中间还折返跑了不少冤枉路。过了元阳县城南沙镇以后,全都是回旋湿滑的盘山路,下着雨,雾气越来越重,天色越来越暗,能见度不足数米,只能一路摸黑不知前路地行驶,实在是让人提心吊胆。驶入新街镇的时候,车头大灯射在路边的房屋上,若隐若现,气氛诡异,仿佛不小心闯进一个鬼城……

整整一天,从腾冲辗转昆明、玉溪、建水、个旧…… 真是一段漫长的路途。终于在晚上9点抵达元阳多依树阳光客栈,吃上了一口热饭,住进了仙境中的小屋。我的房间在三楼,是新建的标准间,有一面大大的玻璃窗,占据了整堵墙,老板说窗外正对梯田景色奇美,可是现在,外面除了黑乎乎的天就是白茫茫的雾,什么也看不见,所以特别期待天亮后美景出现。

第二天清晨,拉开窗帘,雾气依然浓重。多依树日出肯定是没戏了,我们只能让司机开车带我们去周边转转,可是哪儿哪儿都被迷雾笼罩,沿途经过的胜村、全福庄、坝达等等,除了指示牌,一块梯田没见到。于是只能到新街镇上找东西吃,顺便看看当地人的市井生活。下午又接着转悠,途中偶然发现一片还能看到的梯田,我们激动地跳下车,走到田埂上。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层层而上,好像通往云雾天际的阶梯。

元阳哈尼梯田

 

老虎嘴

一整天的大雾丝毫没有散去的征兆,本已不报任何希望了,但没想到在老虎嘴,却有幸得见这片在画册上出现过无数次的神奇的梯田。虽然天气还是有些阴沉,更找不见阳光的踪影,但已经很感欣慰了。

在元阳梯田中,数老虎嘴的山势最险峻,气势最恢弘。静谧的大山坳中,梯田从谷底至山顶层层堆叠,宛如千千万万股五彩丝线织成的地毯,随意地铺展开来,流光溢彩。因为落差大,俯瞰下去,像极了一幅航拍的画面,蔚为壮观。

元阳哈尼梯田 | 老虎嘴

 

多依树日出

当晚回到多依树住所,半夜里听窗外有骤风急雨的声响,心里暗喜。

次日醒来时天还未亮,一拉开窗帘,我即刻被惊到。原来屋子窗外就有几棵树和成片的梯田,前两日因为迷雾,完全看不到。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立马上多依树观景台。

天刚朦朦亮,上下几层的观景台上已经有不少人早早占据有利位置架起相机守候着了,我也赶紧找好一个位置。

山谷中,一大团云雾停留堆聚在梯田边,像棉花团一样蓬松轻柔。远处山峦上空云雾翻腾,每一刻都悄然发生着变化,令人捉摸不定。

等啊等,终于太阳在云层中露出了红红的脸,观景台顿时沸腾起来,人们的欢呼声、相机的咔嚓声响成一片。可是云雾飘飘忽忽,不一会儿又遮挡住了太阳。变幻莫测的云雾就这样,一会儿弥漫开来,一会儿又聚拢起来,瞬息万变。太阳时不时地钻出云层,将金色的光芒投射在梯田中,那一瞬间闪耀夺目,让人惊叹。

观景台下右侧的那片寨子,正是我们居住的地方。一栋栋黄色的蘑菇房被轻薄的云雾所缭绕,时隐时现,置身仙境的美妙感受难以言喻。

元阳哈尼梯田 | 多依树

 

多依树

拍完多依树日出,心满意足地回到阳光客栈,在我的房间里,继续饱览晨间梯田美景。

云烟袅袅的田垄,像一块块被分割打碎的镜子,倒影着青山、蓝天、白云、绿树。一道道晨晖光束在轻纱般飘逸的雾霭中变换移动,美轮美奂。

还能再梦幻点吗?我真的好舍不得离开这里啊~~

元阳哈尼梯田 | 多依树

 

胜村赶集

当然元阳除了壮观的梯田,其浓郁的民族风情同样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这里居住着哈尼族、彝族、瑶族、苗族、傣族等少数民族。

那天刚好碰上胜村赶集,街上热闹非常,附近的村民从四面八方涌向集市。最引人注意的无疑是那些身着传统服饰的哈尼族和彝族女子。这两个民族同为古代由青海南迁的羌族后裔,长期共同劳动生活,因而服饰款式相近,很难分辨,后来经过了解,我知道哈尼族女子衣服为多为黑色、蓝色,装饰较为朴素,而彝族女子的服饰则更为鲜艳、有较多绣品装饰。

集市上有卖菜的,卖家禽的,卖小吃的、还有各种生活用品和服饰。我尤其喜欢那种竹编的鸡笼,可以手提,造型轮廓都好有设计感,非常有特色。要不是体积太大,很想携带一个回家。我总是这样,对这些东西会控制不住的喜爱,比如在贵州的时候差点就要带回木头扁担、藤编背篓等等。

元阳哈尼梯田 | 胜村

 

哈尼族村落

在菁口走访了哈尼族村落,村寨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远远望去,错落有致,好似一株株蘑菇开在山野梯田之中,煞是可爱。

哈尼人的蘑菇房因地制宜而建造,底层饲养牲畜,二层是他们生活的主房,房顶铺盖着厚厚的谷草,冬暖夏凉。

元阳哈尼梯田

 

坝达日落

虽然这天看着挺晴好的,但是下午开始有点变天了。经过坝达的时候,山谷里只见白雾不见梯田,于是再赶到老虎嘴看看什么情况,没想到也是同样,等待了半个多小时,最终还是悻悻而返。

似乎看日落的念头要就此打消了,谁知返回途中,坝达山谷中的白雾已散去,惊喜不已,于是拜托司机再次载我们过去。

前一日我们对着观景台下白茫茫的大雾一片惆怅,而这回坝达的梯田终于显露出银色的光芒。还说什么呢,能看到我已经足够幸运了。

那万级银梯,依着山势,从山脚盘绕至山顶。柔畅的曲线,波动的涟漪,仿佛一条大河在谷底奔流,行云流水,气韵非凡。

元阳哈尼梯田 | 坝达

 

千百年来,世世代代哈尼人耗尽毕生心力,将哀牢山的千山万壑开垦为梯田,非凡的智慧和艰辛的劳作让人心生敬佩。

气势磅礴的元阳哈尼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艺术杰作。

仙境果然是终年云雾缭绕,离开元阳的那天再度大雾漫天,我何其幸运,感恩~~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