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川藏南线纪行 ・ D4: 芒康-左贡-邦达-八宿

In 我的回忆在旅行 on 2009年12月11日 by Lanzi 标签: , ,

旅行日期:2009年9月25日-10月2日
照片专辑:http://www.flickr.com/photos/rachelyin/sets/72157622972308048/show/

 
清晨8点多,斜阳照进芒康小城,简陋的街巷上,一大群牛伴着我们的车一起出发了。今天的重头戏就是穿越著名的“三江”流域峡谷区。先翻越地势相对平缓的拉乌山(海拔4338米)。辛勤的解放军车队已早早出发,匀速前行在公路上,扬起漫天尘土。我们紧闭车窗,一路赶超,半个小时后到达山谷里的多美村。可又遇上一组长长的军车队,司机小许开始有些急躁了,小声嘀咕着。不过我倒是不心急,刚好可以慢慢欣赏欣赏这个如名字般美丽的村庄。谷底的多美村海拔只有2600米,夹在觉巴山和拉乌山之间,高差达1300-1800多米,绿油油的田地,红彤彤的藏房,金灿灿的稻草,可爱的孩子们带着质朴纯真的笑容向过往的每辆车子敬礼,要不是地处交通要道车来车往,真好似一片世外桃源。

 
跟着就到澜沧江畔,此处江水湍急,河流深切,壁立千仞,陡直险峻。我们将要通过的澜沧江大桥就建在这陡峭的岩壁之上,地形十分险要。悬崖上建起了温泉度假村,一栋栋小尖顶房子紧挨着峭壁,且不说这房子造的是不是够协调够美观,但看起来,还真有点类似盆景假山上小装饰。

 
10点,过了澜沧江大桥,就开始翻越觉巴山了。川藏线上高山无数,论海拔,垭口标高才不过3940米的觉巴山真的太不起眼,之前搜集的一些川藏线攻略里都有重点介绍几处著名的天险,却没有提及觉巴山,以至于我们完全没有在意。

翻越觉巴山垭口的路,全都是又窄又陡的砂石路面,在山体上硬生生地开凿出来,呈之字形连续急弯。但凡走过的人应该都很难忘记这段路的难行。山体看上去虽然有些贫瘠,但山坳间、山坡上却散落着小小的村寨和农田,让人感觉到荒凉险峻的大山中所蕴含着的生机。经过50分钟艰难的爬行,到达垭口,极目远眺,两山相对,公路、河流如条条银色的丝带在山谷间缠绕,时隐时现,美不胜收。先后到达垭口的车也都停下休整拍照,跟那些车友聊着聊着,军车大队又追了上来,为了避免跟在后面吃灰,我们立即上车继续赶路。

 
下了觉巴山,山脚下,清澈的怒江支流玉曲在藏寨、牧场,林木间蜿蜒而过,美丽的田园风光使心情放松了很多。

 
从早上一上车就开始念叨着今天要翻越川藏线上第一座海拔超5000米的东达山。前面走过的拉乌山和觉巴山就当是预热,此刻,我们要向着真正的东达山进发了。可是已过中午12点,我们还没吃中饭,不过为了赶路,小许决定先过东达山,到左贡后再吃饭。

据前车线报,东达山前天还下了大雪,不过今天看来,我们运气不错,雪都已经消融了。不过路还是一样的烂。很多地方甚至无“路”可走,只能被迫走那根本就称不上路的“便道”,我们的车在坑坑洼洼的山谷间蹒跚而行,其间遇到断路施工,一溜车只能停下等待。可小许是个急性子,他哪儿愿意这么干等着,下车前后左右观察地形后,就准备启动四驱直冲上陡坡去……还好等待时间不长,要不然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惊险的故事了。在这种路况下,车子的性能就体现无疑了。我们后面跟着一辆华丽丽的湘A牌照的Audi Q7,小心翼翼地行驶在烂路上,估计底盘早已被刮得伤痕累累,我都替车主心疼不已。而前面那辆7座的小面,陷在一个大沟里,怎么也过不去,于是车里几个乘客只能全都下车奋力助推,这才勉勉强强的通过。

之前七拐八拐的觉巴山确实挺难走,但至少还有路基可寻,而走东达山纯粹就是压着车辙过大坑了,颠簸程度可想而知。到达海拔5008米的垭口用时约1小时,再下山到左贡,已是下午2点半了,总共用时2个小时,应该还算是顺利的。

 
在左贡吃完饭,3点15分继续出发。沿玉曲河溯流而上到邦达。这一段柏油路基本上都很平坦,玉曲河畔的美丽的邦达草原风光也让我暂时忘却了之前那一段段艰苦的路途。

 
一直上到业拉山海拔4658米的垭口,都是一片坦途,此时已过5点。路的前方是一片连绵起伏的白色雪山,美得让人想哭。更让人感动到流泪的是公路上几个磕长头的藏族男孩,历经几个月上千公里的一步一磕,额头上早已结起厚厚的暗红色血茧,但是他们的内心有强大的信仰支撑着,无谓高山阻隔,艰辛跋涉,矢志不渝,只为到达拉萨朝佛。祝福他们!

 
过了垭口,平坦的柏油路又突然变成了砂石路。跟着就要翻越横断山脉最大的天险——传说中的业拉山“72道拐”(也叫99道回头弯)了。从垭口下到怒江河谷海拔落差达2200米,当然比觉巴山更为险象环生。望见公路在沟壑万千的山体上刻划出数不清的180度折转,我们连连惊叫。好吧,吸口气(尽管吸进的全都是灰尘),让我们集中精神去“享受”这段路途吧。车子一路摇摇晃晃的,沿着曲折的公路连续不断地大拐弯下降。荒芜的山谷间,居然还有村寨和梯田。盘旋了将近1个小时后,终于安全到达怒江谷底。

此时已经快6点半了,穿行在纵深狭窄的怒江沟里,大部分的天空被两侧的高山所遮挡,显得更为黑暗,营造出一种戏剧化的效果。快要临近由士兵严密把守的军事要塞——怒江大桥时,远远地、慌慌张张地拍完一张照片,赶紧收起相机。经过认真的安全检查,小许非常小心翼翼且非常缓慢地将车开过大桥。刚想说可以松口气了,却没想到怒江沟里一片尘土弥漫,前路都很难看清。可能因为这条沟太过狭窄,空气不流通,车辆通过扬起的尘土就很难消散开,所以我们也只能慢慢开了。就这样,开出怒江沟到达八宿已经快天黑了。

 
川藏线的第四天,芒康地区的“两壁夹三江”风光是无限好,路况是有够差,灰尘更是超级大,无孔不入。一天下来,我们个个灰头土脸的不说,还被包上、衣服上积的一层厚厚的尘土给呛到。但不得不说,别看小许年纪轻轻,车技还是很不错的,一路上不管是多少度的大拐弯小拐弯,都很平稳,有惊无险。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Unported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